2021年,在疫情嚴峻的環境下,「死亡」躍升成了佔據各大新聞媒體版面的主角,面對「死亡」,民眾卻仍然避而不談此話題,如此只會讓突如其來死亡造成我們內心的恐懼。         臺灣人對於「生老病」都非常積極的規劃,唯獨不願規劃「死」這件事情,但是一旦「死亡」無預警到來時,所有的來不及都將成為遺憾,造成今天亡者與生者留下無解的傷痛與無比的思念。臺灣首位日本認證送行者許伊妃(和光里創辦人)神情認真說著:「有太多人沒有準備好就被死神抓走,這時有遺憾的不僅是自己,其實活著的親友、愛人將承受更多遺憾。」 (圖片來源:蘋果新聞網)           演藝圈自去年2020年開始就痛失許多明星藝人,今年也陸續痛失許多優秀藝人,如:吳孟達、張誌軒、廖啟智、「香腸伯」長青、洪麟及千葉真一等,如今又有一位臺灣電視界巨星殞落-「龍劭華」,小編從小也是看著龍哥許多電視劇、電影長大的,也感謝龍哥在舞臺上帶給我們的回憶,令人感慨人生真的無常,明天跟意外,永遠不知道哪個會先來臨。 (圖片分享:龍劭華臉書)           面對這些突然的離去,若我們沒事先做好「人生畢業典禮(終活)」規劃,想必多少都會存有未完成的遺憾心願,如同歌手周筆暢的《筆記》唱到,「生命有太多遺憾 人越成長越覺得孤獨」。         如果能將我們家庭、成長的故事,以及想對後人的思念、對親人的交代、對好友的道別,預先錄製成一段我們每個人「生命中最珍貴的禮物」,在我們離去的時候,可以讓留下的這些人看(聽)到我們很多內心想表達而不敢表達的話語,內容可能有「道謝」、「道歉」、「道愛」、「道別」,讓對方因為我們這些片段話語而勇敢,也不讓彼此的心中徒留遺憾。 您會不會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禮物呢? (圖片分享:https://kindness55.pixnet.net/blog/post/353004871)         也有些人會寫出「遺願清單」,一一來實現完成,上述突然離去的藝人,從新聞媒體當中亦可得知,他們也有著心中未能完成的心願,如豬哥亮曾表示想再拍一部喜劇收場的喜劇片,就連片名都已經想好了,卻可惜來不及去完成。而龍劭華龍哥與製作人鄭秀英洽談,想要演出一個「火車站站長」的故事,不過事情一直未能如願,如今龍劭華過世,這也成為他未完成的遺願。 各位,您有沒有想完成的清單卻還沒實現的呢?趕緊拿出紙筆,讓我們一一羅列,在還能完成的現階段,努力完成吧!   ★於10/9前點選此↓↓↓↓↓鏈結填寫問卷即可參加「英國精品」抽獎活動★ https://forms.gle/ginQmyk4FND1Cp328...

從禮儀師身上學習人生四件功課     2008年日本有部劇情片《送行者:禮儀師的樂章》,是一部既讓人歡笑也賺人熱淚的人間戲劇,劇情描述民眾對死亡的忌諱,以及與死亡有關工作的價值之間存在的反差。由於傳統觀念的影響,男主角大悟的妻子和家人都無法克服這種忌諱,但到了最終,讓大家意識到「死亡或許是生命的終結,但不會讓人性泯滅」。影片推向國際,得到國際關注,截至2009年12月,電影一共贏得了98座獎項的肯定,也讓愈來愈多民眾認可「禮儀師」這樣的行業,不再避諱談論死亡。   在台灣也是有愈來愈多人投入禮儀師行列,內政部自103年4月28日受理民眾申請核發禮儀師證書,迄110年1月總共核發禮儀師證書1153張。有一位入行超過10年的彭禮儀師說道:「我常和別人開玩笑形容,我們是天使走進人間。看了那麼多死亡,讓我們對怎麼活更有感觸。」亡者所留下的遺憾或感動,揭示了人生在世的不同課題。   從看過最多人生終點的禮儀師的角度來看,教給我們什麼人生功課?   第一件功課:死亡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與財的糾紛     死亡總給人陰暗、駭人的印象,有位從業14年的謝禮儀師則分享,只要抱持著尊敬的心態,往生者其實並不可怕──「真正可怕的,反而是還活著的人。」   從業多年,看過700多件遺體,他表示就他的觀察,喪禮上會發生的爭執不外乎幾個原因:家人感情不睦、爭後事的主導權,以及最常見的爭產。   繁瑣的後事細節,會讓潛伏在日常生活表象下的張力浮上檯面。這些爭執也讓人驚覺,錢幾乎是最常見的衝突原因,即便是朝夕相處的家人,也不見得了解彼此的心意。   謝禮儀師坦言,不少家屬會在討論喪事時爭吵,例如常見的「久病床前無孝子」。身為照顧者的子女認為,自己為了照顧年邁的雙親勞心勞力,不願再為喪事出錢。更有人為了爭產,要求告別式由保全看守,不讓父親的非婚生子女入場。   禮儀師形容,葬禮是對一個整體家族關係的「總體檢」。家族關係原有的不睦,到了這個時刻更易被激化。可能的話,生前就交代好後事,化解家人間的心結。畢竟,「告別式是對離開的人表示敬意的最後機會。再怎麼勉為其難,都要處理好。」   第二件功課:何謂善終?走到最後仍有人惦記你   「所謂善終,其實和成功一樣,沒有絕對的定義。」彭禮儀師說,在他的執業經驗裡,有兩種喪禮特別讓人感動,一種是排場盛大的喪禮,代表往生者生前累積了一定的事業成就,或有極大的社會影響力。另一種則是規模不大,但呈現的是溫馨動人的喪禮,喪禮上的出席者,反映了往生者生前的為人處事。     他記得,有位90多歲獨居的奶奶,過世時身邊沒有其他血親。熱心的鄰居以義子、義孫的名義為她捧斗,按照奶奶的叮嚀處理後事,儘管彼此沒有血緣關係,情感的份量卻不遜於真正的家人。     「只要往生者曾付出過、在別人心中有地位,有人會為了他的離開而傷心,就是人生的圓滿了。」禮儀師說道。   第三件功課:立下「預囑」,從此刻開始的每一天都有意義   50歲那年,彭禮儀師在日本旅行,買了一份「50年的年曆」,這份年曆本是為高中生設計,鼓勵大家寫下未來半世紀的年度目標,把人生進程具體化。例如,哪一年進大學?哪一年進公司?哪一年希望升職?     看在中年人眼裡,都會思考,「未來不是遙不可及的,這張年曆的期限到2064年,我能活到那時候嗎?」同一年,他寫下了一份人生的「預囑」,分為4個部分,包含生命最後一段的醫療規劃、財務分配、情感遺囑與人生回顧。     在這份筆記當中,他表達了自己對父母、太太、兒女的愛與感謝,也回顧前半生的經歷。整理往事,更讓他看見自己尚未完成的人生目標,決定重新規劃生活,像是:離職飛到美國,陪女兒度過高中的最後一個學期;以禮儀師為志業,推廣生命教育,用自己的專長助人。     預囑簽上姓名與日期,夾在日常使用的行事曆裡,可以是具有法律效力的遺囑,也是一份人生的願望提醒清單。「我現在到處推廣大家立預囑,說真的,你想要它變成遺囑還沒那麼容易咧!」彭禮儀師笑說,因為貼近過死,從而懂得生的喜悅,知道生命總有結束的那天,所以努力讓自己生活著的每一日,都充滿意義。   第四件功課:沒有準備的人 反而容易超支   對於死亡的告別式所需準備的費用,常會發現人們的準備往往出乎意料的少,不論是因為忌諱不談,或者單純的「沒有想到」,最後都可能變成後人的負擔。     某家生命禮儀公司分處長提到,對後事完全沒有概念的喪家,最容易預算超支,因為家屬六神無主,別人提出意見你只能說好,然後衍生的費用就一筆筆加上去。     死亡如人生中所有的大事,準備做足,結果才能操之在己,台灣一場喪禮平均支出高達37萬以上,「如果您事前有做好生前契約規劃,大概可以省10萬!」     隨著社會風氣改變,如今有愈來愈多人不懼談死,拿回生命終點的主導權,提前規劃身後事,永豐網路平台所提供的「安家寶相互契約」,便是現在歐美國家及日本近年來提倡的“終活”規劃,幫助我們做好事前規劃,這不是觸霉頭,反而是愛自己也是愛家人的表現,讓我們一起留愛不留債! <部分內容引用"50+學院"https://reurl.cc/v5bq0o>  ...